世界盃巡禮之法國:少了坎特博格巴,德尚如何打破衛冕魔咒?

世界盃裡估計沒有幾個國家隊主教練比他更幸福,長長一列候選名單裡各種豪門球星,最起碼也是五大聯賽主力保底。

但可能也沒有多少主教練像他一樣揪心。天天盼著坎特復出,結果他又做了手術;日日等著博格巴痊癒,結果他又肌肉損傷。中途還收到一條來自曼徹斯特的插播消息:瓦拉內也倒下了,至少得歇到世界盃開幕。

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2022年出現在卡達的法國隊,整個中後場體系和四年前那支冠軍球隊相比,可以說是推倒重來。

不過,自信的德尚是這麼說的:“我不帶在俱樂部打不上主力的球員,也不帶傷沒好透的球員。”相當自信的他更是這麼做的——寧可26人大名單就帶了25個,也沒帶上門迪和克勞斯,發布會上直接確定要放棄過去幾年的三中衛打法重回四後衛。(更新:11月14日法國隊宣布徵召小圖拉姆,補全26人)

究竟是帶著一群新鮮勢力,打破世界盃60年沒有衛冕冠軍的命運?還是德尚變來變去折騰出個四不像,延續新世紀衛冕冠軍難出小組賽的魔咒?

法國隊25人大名單:

門將:洛里(托特納姆熱刺),曼丹達(雷恩),阿雷奧拉(西漢姆聯)。

後衛:帕瓦爾(拜仁慕尼黑),孔德(巴塞羅那),瓦拉內(曼聯),金彭貝(巴黎聖日耳曼),薩利巴(阿森納),盧卡斯(拜仁慕尼黑),特奧(AC米蘭),科納特(利物浦),烏帕梅卡諾(拜仁慕尼黑)。

中場:拉比奧(尤文圖斯),瓊阿梅尼(皇家馬德里),福法納(摩納哥),貢多齊(馬賽),韋勒圖(馬賽),卡馬文加(皇家馬德里)。

前鋒:科曼(拜仁慕尼黑),姆巴佩(巴黎聖日耳曼),本澤馬(皇家馬德里),吉魯(AC米蘭),格列茲曼(馬德里競技),登貝萊(巴塞羅那),恩昆庫(RB萊比錫)。

歷史戰績

和上世紀眾多國際組織的建立都和法國離不開關係一樣,世界盃和歐洲盃的背後,法國也是主持大局和深度參與的重要力量。國際足聯於1940年在巴黎成立,創立世界盃的雷米特先生是法國人。而1930年的第一屆世界盃因為路途遙遠,遭到了大多數歐洲國家的無視,法國也是為數不多去烏拉圭捧場的球隊之一。

不過,如果你去翻翻法國隊在世界盃上的成績單,會發現他們的走勢猶如一幅動態心電圖: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各種沒參賽和首輪遊,接著衝上一波高峰,再來一波小組賽打道回府。

1958年世界盃,方丹得到了來自科帕的強力支持,從小組賽首戰戴帽一路殺到季軍爭奪戰里大四喜,13個進球至今都是世界盃金靴圈子的天花板中板。1980年代的兩屆世界盃,法國隊連續闖進四強找回昔日榮光,背後是普拉蒂尼當時被稱作“歐洲球王”。

世紀之間的那段人才井噴,德尚、德約卡夫、布蘭科、圖拉姆、德塞利、亨利、特雷澤蓋、維埃拉……以及串聯起整整兩代球星的齊達內。

法國隊的歷史上從來都不缺少優秀的球員。就連貝利在2004年為FIFA選出的歷史TOP100裡,都有多達14名法國球員,僅次於自己的老家巴西。但這支球隊的成績遠遠不如巴西或者德國那麼穩定,大賽表現往往都和超級巨星的狀態緊密相關。

從這個角度來說,齊達內可能才是幫助法國隊打破“階級固化”的關鍵人物。1998年,他在決賽砸出兩個力拔千鈞的頭球,幫助高盧雄雞首嘗冠軍滋味。2006年,又是他一路帶著法國隊闖入決賽,留下了另一次載入史冊的“頭球”。

當然還有2002年世界盃錯過前兩場比賽,迫不得已帶傷上陣,法國隊由此開啟世界盃衛冕冠軍難出小組賽的潘多拉魔盒。這麼看的話,其實2018年那支冠軍法國隊並不是很“法國”。

戰術體系

本世紀想要成為世界盃冠軍教頭,毫無例外需要在戰術上力求穩健。2018年世界盃,德尚之所以能讓自己躋身於這一稀少的行列,其對攻守平衡、整體足球的把握是最為關鍵的要點。
雙中衛之外,法國隊使用了盧卡斯-埃爾南德斯、帕瓦爾這樣具備體格的邊後衛,身前輔以坎特這樣掃蕩、覆蓋能力極強的中場機動防守人,由此形成了極為強悍的5人防守體系。

而在這個基礎之上,4231陣型裡的名義左前衛馬圖伊迪,實質也是一名位於邊路的掃蕩型球員。這才讓博格巴以后腰的身份、用插上的方式把大量精力投進進攻,只需要回防落到自己的位置,靠著強壯身板站住一畝三分地就行。

甚至,2018年的姆巴佩還在右路承擔著不小的回防職責。包括與阿根廷的比賽里,有過追著如今的俱樂部隊友梅西去搶斷的畫面。一晃四年過去,中間經過歐國聯、歐國聯、歐洲盃和歐國聯,法國隊無論是陣型打法還是人員傷病都產生了巨大的變化。而這些變化,似乎讓很多人感覺到了更加熟悉的“法國隊氣息”。

最大的變化,是德尚這兩年開始轉型三中衛為主要打法。門將還是隊長洛里,即使受傷前的邁尼昂在米蘭發揮再出色也完全撼動不了這個位置。當然法國隊球迷都知道,洛里始終是那個洛里,他會讓你驚呼“這球也能扑出去!”,也能讓你驚訝“這球居然沒碰著?”

後衛仍然人才濟濟,左半區可以讓埃爾南德斯兄弟齊上陣,慣用左腳的中衛還有金彭貝。右半邊的帕瓦爾和孔德都能打兩個位置,還有在阿森納帶著加布里埃爾踢球的薩利巴,以及在利物浦把範戴克對比得像個盜版的科納特。

唯一的問題是:如果還是堅持三中衛,居中中衛確定一定和肯定要是瓦拉內。如果瓦拉內沒能恢復到最佳,德尚還想堅持三中衛的話,那麼出現在這裡的大概是烏帕梅卡諾。你隨便找個拜仁球迷問問對他怎麼看,答案多半會提到波粒二象性和神鬼一體。問題在於新賽季他在俱樂部已經充分錶現了超神一面,萬一超鬼留給了國家隊……

不過,更大的變化還是在中場。今年的歐國聯里法國隊成績如此糟糕,很大程度上就源於中場組織的混亂。博格巴和坎特都不在的情況下,皇馬雙星瓊阿梅尼和卡馬文加理應是首選輪替。但實際只讓他倆撐起整個國家隊中場,人們發現防守的是瓊阿梅尼,出球的是瓊阿梅尼,推進的居然還是瓊阿梅尼……

幸運的是,他們還有拉比奧、福法納和貢多齊等人,各自不同的特點足以讓德尚尋找Plan B和Plan C。而通過大名單的分佈和隨後的採訪來看,他首先找到的Plan B就是——咱們不打三中衛了!

帶去卡達的九大後衛裡,嚴格來說只有特奧是純正的邊後衛。如果他打不了,左邊還會交給他的哥哥盧卡斯。右邊則是帕瓦爾和孔德,延續的還是上屆世界盃的“雙能衛”思路。當然這樣的決定應該也和瓦拉內恢復情況未定、中場遲遲找不到最佳配置有不小的關係。

所以,才會放棄門迪和克勞斯,也放棄了德尚苦苦操練兩年多的三中衛體系。加一個中場改打433/4312,或者更加簡單粗暴變成中後場防守+前場衝刺的4231。既有體系重建後的不確定性,也有衛冕冠軍追求過去影子的許多失敗案例。打上幾場比賽,你才知道新版本的法國隊到底是驚嚇還是驚喜。不過在鋒線的搭配裡,德尚的想法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關鍵球員

今年世界盃的法國隊陣容裡,最受關注的球員估計還是姆巴佩。在這位現世界身價第一球星的身前,還有新科金球獎得主。很多消息都說,姆巴佩不喜歡踢單箭頭,更喜歡身前能有一名中鋒幫他抗傷害拉空間。四年前的世界盃有吉魯,四年後他等來了回歸的本澤馬。

但“卡丁車”升級到“F1”,帶來的化學反應還沒有達到理想中那麼激烈。在德尚的執教思路里,快速反擊往往是最主要的進攻通道。原本在皇馬作用非常全面的本澤馬,國家隊裡很多時候都簡化成了一個橋頭堡和支點。尤其是在中場主力缺失的不確定性裡,這種情況還會更加明顯。

所以,哪怕格列茲曼這兩年的俱樂部生涯不是太如意,但他對於法國隊的作用仍然很關鍵。比起德甲踢得像球王、國家隊踢成“野球王”的恩昆庫,以及總是時靈時不靈的登貝萊,格子不僅更能幫助姆巴佩和本澤馬建立聯繫,也能回撤去潤滑一下還有些生澀的中場。

當然,考慮到中後場老將傷病頻發、新人缺乏經驗,德尚到了關鍵時刻可能不得不放棄自己的一些原則,用更為冒險的方式度過難關,尤其是在今年世界盃處於賽季中期、大家都沒什麼磨合的情況下。比如上科曼和登貝萊兩翼齊飛,或者再次重用大吉魯。真到開啟爆破模式的時候,晉級過關的籌碼可能就要押在姆巴佩的射門效率上。

小組賽預測

考慮到法國隊目前的一些問題,很多人都或明或暗開始討論“衛冕冠軍小組出局”的魔咒。但還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法國隊又和澳大利亞、丹麥分在了一個小組,和上屆相比只有秘魯換成了突尼斯。這會不會是某種暗示呢?

面對似曾相識的對手,法國隊哪怕缺少了一些主力球員,陣容實力還是明顯處於上風,或許也有更大的容錯空間去對新體系進行調整。雖然剛在歐國聯裡被老冤家丹麥雙殺,但只要能從D組出線之後避開阿根廷,C組無論是墨西哥還是波蘭,這些年淘汰賽里都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成績。

簽反正已經抽得夠好了。剩下的,就看德尚和他這支全新的法國隊能不能照著理想劇本往下走。歷史上,只有1938年的意大利和1962年的巴西能在世界盃上成功衛冕,這一次會輪到法國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