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卡達世界盃在海灣球場開幕

自打2010年12月卡達申辦第22屆世界盃以來,其實就是在不斷創造歷史——

成為自打有世界盃以來,國土面積最小的舉辦國。有人覺得,說這茬,是不是有歧視?還真不是。世界盃正賽,參賽隊越來越多,從首屆世界盃的13支參賽隊,到後來的16支、 24支,直至1998年法國世界盃擴軍到32支。2002年,日本、韓國為什麼要聯合舉辦世界盃?如今,世界盃再次面臨擴軍,下一屆擴軍到48支,將由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共同舉辦。其中看出一個道理,得有足夠的場地和工作人員啊。卡達以與中國天津市差不多大小的土地面積,且大多是沙漠,而舉辦世界盃,創造歷史。

首次在中東國家舉辦世界盃,且是首次在北半球的冬季舉辦世界盃。這期間,確實有個“既要、又要”的關係。畢竟,舉辦世界盃是要花錢的。卡達能夠申辦成功世界盃,很大的一個資源禀賦就是油足、氣足。憑藉石油和天然氣資源的優勢,而錢多多。但這樣一來,國際足球界就得克服許多困難。譬如卡達夏天太熱,“冬天”差不多室內溫度到二十幾攝氏度,再熱不妨開空調打比賽。但這樣一來,歐洲、南美等世界主要聯賽就得暫停。運動員、各俱樂部對此是很傷腦筋的。海叔要說,整個世界足球產業其實是受到一定影響的。

首次在從未入局過世界盃正賽的國家舉辦世界盃。卡達在亞洲足壇長期以來也只是一支二三流的、以“攪局者”面目出現的球隊,中國隊曾因“刷卡”成功而晉級2002年日韓世界盃,也曾因“被卡”而無緣大賽。可因為籌謀舉辦世界盃,卡達隊確實取得了長足的進步, 2019年亞洲盃還奪得冠軍。可海叔要說,畢竟,卡達隊缺乏大賽經驗。要知道,厄瓜多是從南美區晉級正賽的。南美無弱旅,這話不是開玩笑。

單就開幕戰來說,卡達輸了球。海叔個人認為,這完全是卡、厄兩隊實力的真實體現。某種程度上,依然是亞洲足球和南美足球當下總體實力和底蘊的雙重體現。

近幾屆世界盃,亞洲足球似乎冒出來一個“超班生”日本。但總體上看,有四十餘個會員的亞足聯,各隊競技水平有多高呢?從世界盃正賽名額分配上看,其與僅有大約十個會員的南美足聯一樣—— 4.5個。

也正因此,卡達輸球,並不奇怪。

回想中國足球隊2002年“新開豆腐店”的世界盃之旅,賽前不也想著戰勝哥斯達黎加、戰平土耳其,或許能出線?可事後證明,哥斯達黎加這一中北美加勒比地區出線球隊,當時的實力在中國隊之上。

足球賽的魅力在於有偶然,弱旅當然有爆冷的可能性,但實力面前,不是還有個“概率”一說嗎?

南非世界盃創造了東道主未能從小組出線的記錄,卡達世界盃呢?但願東道主先取得進球再說。

在此不得不說說厄瓜多隊,厄瓜多隊在取得進球後,除門將外的10名球員在場邊圍成一圈,跪在地上雙手指天。這一動作是為了紀念在卡達去世的前國腳,生命終止在27歲的克里斯蒂安·貝尼特斯。

2013年7月 ,克里斯蒂安·貝尼特斯與卡達的軍隊足球俱樂部簽約,當月28日完成在該俱樂部的首秀,次日因突發心髒病搶救無效去世。克里斯蒂安·貝尼特斯去世後,他在厄瓜多國家隊的位置由瓦倫西亞接過,後者用兩個進球幫助貝尼特斯圓夢。這一跪地指天,確實是有溫度的足球,誰能不愛?

卡達世界盃開幕了。接下去,是近一個月的“瘋狂”。海叔所見,確實本屆世界盃與往屆不盡相同。譬如超市裡“世界盃用品”的攤位,除了啤酒以外,竟然還有黃酒。可見,對於中國球迷來說,這“冬天裡的一把火”,品球略似圍著火爐吃西瓜。當然,交警提示,千萬別酒駕。最近查酒駕肯定較為頻繁與嚴格。

對於學生一族來說,本屆世界盃並不在暑假,而在學期中期。這也必然意味著——盡量別熬夜看球了。選擇週末,選擇特別精彩的場次看直播,其他場次通過各種渠道去了解,也不是不可以。如今各種平台,視頻、音頻、圖文信息很多。儘管如此,既然卡達世界盃已經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歷史,我們不妨在觀賽之餘,繼續掰著手指頭數數,還有多少歷史紀錄會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