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命之後的利物浦,阿諾德依然walk alone

如果你翻看阿森納和利物浦近幾年的對戰結果,就會發現那基本是一部充滿血淚的廠史。
——近14場對陣,阿森納僅取1勝。
——近兩個賽季,阿森納4戰皆負進1球丟12球。
然而本賽季一切風雲突變,阿森納少壯而努力,利物浦自掛東南枝,然後開場鏡頭給到亞歷山大-肥羊-阿諾德特寫,他滿臉都寫著堅定——“我知道有人一直在等著我,等著看我的笑話。”一分鐘後……“你們等著看吧,我還有很多笑話。”是的,開場1分30秒,利物浦又先丟球了。

丟球的原因有多方面,突如其來的被追屁股打反擊,沒跟住厄德高的亨德森,薩拉赫來不及回來幫忙,以及,全英超都知道阿諾德是個敗家子,只要猛攻他這一側,他就會開倉放糧或者直接開始大撒幣。

開局一波沉沉浮沉沉沉沉沉沉之後,利物浦已經拿到了克洛普參軍以來的最差開局,所以老渣本場乾脆擺了個搏命開局。其一,傳統的三叉戟一口氣上了4個,前場迪亞斯、若塔、努涅斯、薩拉赫一字排開。
其二,傳統的三中場精簡成兩個,亨德森和蒂亞戈二老鎮樓。
其三,傳統的四後衛依舊,還拿下了他們身前最穩定的屏障法比尼奧。
總之,一套標準的4-2-4外加不帶防守型后腰陣型,踢FIFA都沒幾個人敢用。這樣玩兒的缺點顯而易見——中場不敢傳丟任何一個球,因為防線完全沒屏障。這就導致亨德森和蒂亞戈主要的傳球線路就兩條,平穩回傳防線和直線塞阿森納身後,保證即便丟失球權也遠離危險區。
而這直線向前的思路也正是克洛普調整的精髓所在:反正中場不行,那就不要中場,直接讓四大前鋒把自己塞到阿森納的各個防線球員之間,然後不停的把球吊向他們身後,保證薩利巴和加布里埃爾時時處於進退兩男或者左右為男的狀態。

這套玩法在上半場連續收到效果。15分鐘,加布里埃爾禁區內手球,裁判表示“利物浦已經被英足總戰略性放棄”。

而這直線向前的思路也正是克洛普調整的精髓所在:反正中場不行,那就不要中場,直接讓四大前鋒把自己塞到阿森納的各個防線球員之間,然後不停的把球吊向他們身後,保證薩利巴和加布里埃爾時時處於進退兩男或者左右為男的狀態。

這套玩法在上半場連續收到效果。15分鐘,加布里埃爾禁區內手球,裁判表示“利物浦已經被英足總戰略性放棄”。如果阿森納帶著2-1的領先優勢和大將阿諾德進入下半場,那利物浦的防線依然會岌岌可危。

但是壞消息是,阿諾德意外受傷,克洛普換上了雖然也很毛糙但好歹是中後衛出身腦子裡帶著防守的基本意識對抗並不為零而且還沒那些太子病的戈麥斯啊啊啊啊啊啊啊能怎麼辦湊合看唄還能離咋地這麼多年又不是沒吃過苦只是被前幾年的好成績養刁了胃口現在一遇上點兒挫折就想讓他們walk alone的利物浦球迷外加職業回鍋翔寫手的內心os……下半場和利物浦一起回魂。

能說,一個正經的後衛,對防線確實有幫助。在戈麥斯上場之後,上半場每次路過阿諾德必揩油的馬丁內利沉寂了一些,利物浦右路相對穩固之後,也減少了扎卡的前插熱情。一時間,阿森納開季賴以生存的左路攻勢偃旗息鼓,開始靠著最近一直當戰略性幌子的薩卡一個人衝鋒。這時候,本懷特不善前插的問題就顯露出來,若塔和菲爾米諾開始一起向本懷特身後傾斜。

第53分鐘,菲爾米諾憑藉一次和若塔的連線,為利物浦再次扳平了比分。
但是,由於迪亞斯的受傷,利物浦憑藉速度直接去阿森納家溜門撬鎖大打折扣,中場的兩位老人家也開始撐不住大劑量的折返跑。

於是,第69分鐘克洛普用科納特和法比尼奧換下馬蒂普和薩拉赫,鳴金收兵。

然而,阿森納的小將們表示這個世道已經不是你們說了算,於是在最後二十分鐘釋放了自己所有的進攻火力。馬丁內利、厄德高、薩卡人均胯下白龍馬,烽火叢中殺入利物浦禁區,扎卡和托馬斯提著銀槍猛插兩肋,外圍還有邊後衛接應……

一時間,皮球就像黏在了利物浦的禁區裡——由於阿森納投入兵力多,所以利物浦后腰也回窩保護,由於后腰都不在位置,所以範戴克們反复解圍,又馬上被阿森納拿到第二點。

在無數捨身堵搶眼之後,阿森納的攻勢就像打不完的地鼠,不是兩岸猿聲啼不住,就是一枝紅杏出牆來,然後蒂亞戈終於在禁區裡犯了錯,“就這樣吧,手機沒油了。”

點球。阿森納再次領先。這時的利物浦,已經沒有了薩拉赫和迪亞斯,回天乏力。最終,阿森納三年之內第一次戰勝了利物浦,拿到了鞏固榜首的寶貴三分。看到本賽季的利物浦,很多球迷會問,他們究竟怎麼了?

其實,很簡單。這些年利物浦一直用四後衛打著一套2-5-3的陣型,阿諾德和羅伯遜其實都是邊翼衛,用雙中衛的兵力打出了三中衛的效果。沒錯,克洛普的數學是放高利貸的教的,但這套玩法極為精密而且吃能力,必須靠著鋒線的無限壓制+中場的高速擦屁股+中後衛性能碾壓才能實現。但現在,隨著亨德森、範戴克、薩拉赫上了歲數,輪換的球員又傷病纏身,所以三線能力已經彌補不了實際人數的缺失,最後在阿諾德這一點上集中爆發出來。

這種滯澀感就像手機內存數據溢出,即便你對著微信和相冊一個勁的清空,也找不回手機出廠時的流暢和生猛。克洛普本場比賽這九淺一深的踢法,是在現有人員的基礎上進行了超頻嘗試。但因為一不小心刪除了一些關鍵進程,所以最終導致系統崩潰。

其實,所有點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樣錯得離譜,只是傷病和下滑來的太過突然,才讓重建的陣痛變成了劇痛。阿森納的昨天就是利物浦的今天,阿森納的今天也正是利物浦來時所走過的路。興衰往復就是如此,很快的,什麼都會被摁下加速鍵。然後在你的日記本上一字一句地寫下一行“很多年以後”。

所以,我們沒必要燉什麼心靈鱉湯。每一支新老交替的球隊都會經歷被光陰摧殘的感覺,隨著老將落幕新人崛起,球迷就會慢慢相信……生活不止有眼前的枸杞,還有當歸和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