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加爾一位癌症老人的堅守! 8年蟄伏橙衣軍團歸來

荷蘭國家隊的新聞發布惠上,范加爾豪言:“這次我們有很大的機會奪冠,敢這麼說的主教練並不多,但我就這麼說了,我們的目標就是世界盃冠軍。”

眾所周知,“遺憾”一直都是荷蘭隊的主旋律,他們曾在1974年、1978年和2010年三次獲得世界盃亞軍。橙衣軍團總是與世界盃冠軍失之交臂,為此他們也被外界稱之“無冕之王”。

2010年和2014年世界盃,荷蘭都闖入了四強,但都無緣問鼎最後的冠軍。 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他們甚至倒在了世預賽階段,錯失晉級世界盃決賽圈的機會。在荷蘭遭遇低谷時期,昔日的國家隊功臣科曼接過了國家隊教鞭,率領球隊開始觸底反彈,他們在2019年闖入了歐國聯決賽,當時0-1不敵葡萄牙獲得亞軍。然而,當一切都進展順利時,科曼接到了老東家巴塞隆納拋來的橄欖枝,執教巴薩一直是科曼的夢想,因此他選擇放棄荷蘭隊主帥一職回歸巴薩。科曼的離隊也間接導致荷蘭隊在2020歐洲盃早早出局,在小組賽狀態極好的橙衣軍團被捷克隊擋在了八強之外。

2020歐洲盃結束後,荷蘭足協宣布國家隊主帥弗蘭克-德波爾正式下課,他也成為了歐洲盃結束後第一個下課的主教練。 2021年8月,荷蘭足協官宣,老帥范加爾“三進宮”,再次成為球隊主帥。 2000年至2002年,范加爾首度擔任荷蘭隊主帥,但由於更衣室矛盾嚴重,球隊無緣躋身韓日世界盃決賽圈。 2012年至2014年,范加爾再度成為荷蘭隊主帥,並率領橙衣軍團奪得2014年世界盃季軍,而球隊在小組賽中5-1“復仇”西班牙隊的比賽也堪稱經典。

在范加爾第三度接手荷蘭國家隊教鞭之後,橙衣軍團狀態日益好轉。在世界盃預選賽上,他們一路闖關斬將,成功突圍,拿到了直通卡達世界盃正賽的門票。此前的歐國聯比賽,荷蘭隊1-0戰勝比利時隊闖入四強。

今年4月份,范加爾透露,自己患上了前列腺癌,並已經接受了25次治療。但是,年齡和病痛并未阻擋範加爾的雄心,這位71歲的荷蘭教頭表示,將率隊向世界盃冠軍發起衝擊。

本屆世界盃,荷蘭隊運氣不錯,作為第二檔球隊,他們在小組抽籤時避過了歐美多支強隊,與第一檔的東道主卡達分在A組,與其同組的球隊還有非洲新科冠軍塞內加爾和南美勁旅厄瓜多。

事實上,21世紀以來,世界盃有個“玄學”,那就是奪得世界盃亞軍的球隊將在12年後捧起大力神盃。 2002年,德國隊在決賽不敵巴西隊,屈居亞軍。但是,日耳曼戰車在2014年巴西世界盃如願捧起了冠軍獎盃。同樣地,本屆世界盃衛冕冠軍法國隊在2006年奪得了亞軍,當時高盧雄雞在決賽的點球大戰輸給了意大利隊(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法國奪冠)。如果這個定律再次奏效,那麼在2010年奪得世界盃亞軍的荷蘭隊將會問鼎2022年卡達世界盃冠軍。

都說“盃賽靠防守”,防守好的球隊才能走得更遠,2006年冠軍意大利和2018年冠軍法國不外如是。縱觀荷蘭隊出征卡達世界盃的大名單,雖然鋒線星味黯淡,但毫無疑問橙衣軍團擁有一條世界級的防線,甚至可以說是本屆世界盃最強悍的一條防線:利物浦的范迪克、拜仁的德利赫特、曼城的阿克、國米的德弗里和鄧弗里斯、阿賈克斯的廷貝爾、勒沃庫森的弗林蓬……這些球員在歐洲各大豪門都是主力球員,在當今足壇也都是頂級球星。

另外,荷蘭隊的中場也不乏實力球員,巴薩的德容,亞特蘭大的庫普梅納斯和德容恩。雖然外界評論稱,荷蘭隊目前的鋒線太寒酸,相較於過往的“三劍客”,現在的人員配置的確不太行,不過此次參加世界盃的鋒線人員各有特點,且不少是在俱樂部發揮一般但在國家隊“爆種”的球員,比如德佩和貝爾溫。值得一提的是,范加爾還帶上的三個高點,呂克-德容、文森特-延森和韋霍斯特。隨著現代化足球的發展,足壇越來越注重速度型球員,這也間接導致高中鋒人才的短缺,但在賽程密集的大賽中,高中鋒依舊是球隊攻城拔寨的利器。

除此之外,一支球隊想要走得遠,不僅需要靠優秀的球員,更要靠教練組的戰術和臨場調整。毫無疑問,范加爾的執教能力在本屆世界盃32個主教練中絕對算得上是第一檔,他曾率領阿賈克斯奪得歐冠冠軍,帶領巴薩、拜仁贏得聯賽冠軍。

蟄伏八年,鬱金香軍團能否在卡達世界盃盡情綻放呢?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