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烏地阿拉伯隊的劇本,日本隊又照著演了一遍

既然擁有一個目標,那就堅定的走下去

上半場送點,對手進球被VAR吹掉,下半場扳平,再反超,最終2∶1拿下奪冠熱門。日本隊幾乎是照著昨兒晚沙烏地阿拉伯的劇本,又演了一遍。世界盃開賽前,日本隊主教練森保一在公佈26人大名單時平靜地說,“日本隊的目標是進入八強,改寫歷史。”

但森保一的弟子們卻不這麼認為。日本隊前鋒淺野拓磨表示,“日本隊可以把目標定得再高一點,嘗試去沖擊大力神盃。”中場球員堂安律也篤定地說:“我們的目標就是奪冠,如果一開始就想著我們會輸,那麼比賽就不好踢了,奪冠的目標雖然看起來荒唐、愚蠢,但我相信球迷和我是一樣的想法。”

日本隊將帥的表態很快招致全世界球迷的嘲笑,在他們看來,亞洲球隊的水平是無法與歐洲、南美等足球強勢國家相比的,更別說衝擊大力神盃。就在世界盃小組賽分組之後,日本隊與德國、西班牙、哥斯達黎加同為一組,4支球隊中有兩支前世界盃冠軍球隊,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死亡之組”。好在,沙烏地阿拉伯昨晚上給日本打了一個樣兒。

複製沙烏地阿拉伯奇蹟

根據專業足球網站《轉會市場》估值,德國隊首發身價高達5.04億歐,日本隊首發11人身價為7490萬歐元,德國首發陣容裡有兩人的身價超過了日本全隊——8000萬歐的基米希,1億歐元的穆夏拉。或許,身價確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球隊的實力和地位,但終究足球是圓的。

比賽開始後,德國隊和日本隊攻守兩端打得相當“體面”,並沒有出現昨兒沙烏地阿拉伯比賽中“撕咬”對手式的防守,很快節奏被德國隊掌握。上半場,德國隊邊後衛勞姆製造了一個點球,京多安主罰一蹴而就,雙方1∶0的比分結束了前45分鐘的比賽。

足球記者馬德興在看了上半場後點評道:“日本足球一副好牌竟這樣被打得稀巴爛!日本隊現在的問題才是主教練不行!畏畏縮縮,不可能帶日本隊再走遠!日本隊才需要世界級名帥,可以進世界八強、四強!”下半場畫風突變。主帥森保一留了一手變招,上半場主守,下半場換上三笘薰、堂安律、淺野拓磨等體能充沛的生力軍,在德國隊後衛呂迪格開始做出代表著精神鬆懈的挑釁動作時,突然提升強度,展開區域逼搶,先是堂安律幫助日本隊扳平比分。

隨後,淺野拓磨抓住長傳機會破門,完成逆轉。此後時間裡,守門員權田修一更是高接低擋,力保球門不失。雖然不少球迷認為,正是德國隊早早換下中場核心京多安的臨場換人,導致了德國失去了上半場在中場的控制力,最終導致被日本隊反超,德國隊大意了。終場哨響,淺野拓磨和堂安律振臂高呼,縱情吶喊。“賽前我們說的話,全世界你們聽到了麼?”

17年為了一場夢

2005年,日本足協時任主席川淵三郎推出了一份雄心勃勃的“日本足協宣言”,其目標是日本隊要在2050年奪取世界盃冠軍。如今,日本女足已經完成了在成年、U20以及U17三個年齡段世界盃奪冠。這份宣言推出17年後,川淵三郎今年接受采訪依然確認,日本男足可以實現這個目標。

川淵三郎的底氣在於,日本足球擁有完全成熟的校園足球體系,職業聯賽和俱樂部梯隊青訓體系,以此作為金字塔的塔基。最高的三級職業聯賽共有60支俱樂部,第四、五級聯賽共有153支職業俱樂部,有4000所學校參加全國性足球比賽。

塔基之上,日本隊擁有大批效力於歐洲職業聯賽的球員,構成了塔尖。本屆卡塔爾世界盃,日本隊26人大名單中,多達20人效力於歐洲聯賽。由於人才太多,效力於蘇格蘭豪門凱爾特人隊的前鋒古橋亨梧甚至都無法進入大名單。塔基雄厚,塔尖突出,兩者共同鑄就了日本足球的金字塔。

一個孩子從不會踢球,直至成為世界級球員,其啟蒙、培養、選拔、提高、深造的全過程都可以在金字塔中找到“對應點”。校園足球體系,顧名思義由日本小學、中學支撐,負責青少年兒童的“足球啟蒙”。1978年日本文部省把足球納入到小學體育課程內,以培養興趣和專注力,團隊合作為出發點進行教學,業餘訓練,豐富校園賽事的舉辦。

在這個體系裡,孩子可以盡情享受足球帶來的快樂,更不必將目標鎖定為成為職業球員,主動放棄接受教育。校園足球體系既有啟蒙功能,大量的校園聯賽也提供了選拔舞台。真正有天賦,有志於成為職業球員的孩子,就可以從校園足球體系中脫穎而出,進入俱樂部梯隊青訓體系接受更專業的足球訓練,未來有朝一日進入職業聯賽,成為職業球員。

即便一個孩子在青訓中被淘汰,他還可以繼續參加校園足球聯賽,如果表現好,還有可能再次進入職業俱樂部。就算成為不了職業運動員,踢過球的孩子可以獲得健康、快樂以及全面素質的提高,為未來升學、進入各行各業做積累。在這樣的體系下,保證了孩子在成長道路上,既可以業餘玩足球,也可以專業練足球,上學不耽誤。因此,這個金字塔充滿了“可上可下,可進可退”的通道,源源不斷地誕生有天賦的球員。

例如前日本國腳本田圭佑,其17歲時就曾在大阪鋼巴梯隊落選,不得不從家鄉大阪遠走外鄉高中。因他在日本高中錦標賽中表現優異,又獲得日本豪門名古屋鯨八隊的合同,走上職業足球的道路,最終闖蕩歐洲足壇,成為了日本足球史上成就最高的球員之一。

如今,本田圭佑的“後輩”們層出不窮。截至目前,在歐洲職業聯賽效力的日本球員已經多達驚人的451人,其中有250名球員在德國各級別聯賽效力。排名第二的是西班牙,共有29個日本球員在西班牙聯賽踢球。其中不乏有在更小的年齡通過“質檢”,被眼光毒辣的歐美球探挑走。

日本已不想和亞洲對手踢球了

由於金字塔體系運轉良好,日本隊人才輩出,實現了擁有眾多旅歐球員的人才儲備。種種跡象表明,日本隊已“不屑於”和亞洲球隊交手了。2018年,在俄羅斯世界盃1/8決賽被比利時3比2逆轉絕殺,日本足球再一次無緣突破16強,日本NHK電視台製作了名為《羅斯托夫的14秒》的紀錄片。

隨著紀錄片的播放,日本舉國上下,全方位多角度地去反思這場失敗。從歷史上看,自1998年首次進入世界盃以來,日本隊2次小組出線,但始終無法越過16強上限,且連續6屆世界盃都輸給歐洲球隊。20年間,日本隊只贏過低谷期的俄羅斯隊和丹麥隊。

那部紀錄片堅定了日本足協的目標:想要提升水平只有持續深入去到最高水平的環境中去。自2018年世界盃后,日本隊連續在過去的積累之上謀求進步。除了亞洲盃、世界盃預選賽這些洲際賽事必須要與亞洲球隊交手外,日本隊幾乎不再邀請亞洲對手進行熱身賽。即便是傳統的東亞盃,日本隊派遣以效力國內聯賽的球員為主,而不是旅歐精英球員。

數據顯示近4年來,日本隊共進行各項賽事57場,包含33場亞洲賽會制盃賽和預選賽,剩餘24場熱身賽中,只有2次對陣的是亞洲球隊,其餘幾乎都為美洲、非洲球隊。日本足協發現,歐洲球隊在國際比賽日都在進行歐國聯比賽。在世界盃備戰關鍵期,日本隊根本沒有機會尋找歐洲強隊進行熱身。

今年9月30日,有日本媒體披露,日本足協為備戰2026年世界盃醞釀進一步的“脫亞入歐”,併計劃參加下一屆的歐洲國家聯賽。11月4日,此事得到日本足協官方回應。日本足協主席田嶋幸三表示正在認真研討,待2026年世界盃預選賽亞洲18強賽的賽程確定後,將有答案。不僅如此,為了免去球員的舟車勞頓,日本足協於2020年開始,以德國杜塞爾多夫為中心,正式設立了歐洲辦公室,並籌建訓練基地。目前,杜塞爾多夫有完備的醫療設施,可以幫助在歐洲效力的日本球員處理傷病等問題。未來,杜塞爾多夫甚至不排除被日本足協設為“海外主場”。

無論日本最終能否實現世界盃冠軍夢,他們的計劃似乎從未因為一次世界盃的失利,足協主席的換人而中斷,改變方向。即便這個目標,在外人看來,顯得固執、愚蠢、可笑。既然擁有一個目標,為什麼不試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