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伊斯接受了命運,命運卻不肯放過羅伊斯

那是2018年世界盃開賽前,德國隊的最後一場熱身賽。記者問他會不會緊張,羅伊斯是這麼回答的:“說實話,我現在確實擔心自己的身體情況。我從來不害怕比賽,但真的怕受傷。”因為時間再往前數四年,他就是在巴西世界盃前的最後一場熱身賽受傷,從而造就了一生的遺憾。

那一年的羅伊斯原本是什麼樣的存在?他在30場德甲聯賽里打進了16個球,送出了14次助攻,賽季打完之後金球獎賠率排進了前三。在德國國家隊,他不止是絕對主力,而且還被勒夫直接評價為“我們進攻的核心人物”。

然而亞美尼亞球員一次並不能算惡劣的鏟球,讓羅伊斯只能待在家裡的沙發上,親眼見證了隊友們一路高歌猛進,殺進決賽奪得冠軍。馬拉卡納的瘋狂慶祝裡,打進絕殺球的好友格策舉起了他的球衣。這真的很溫暖,但帶不走羅伊斯全部的痛苦。

“我的世界盃結束了”

四年之後,俄羅斯世界盃之前,他終於還是戰勝了恐懼,首發出戰德國隊的最後一場熱身賽。開局階段就為維爾納送上助攻之後,他在比賽第57分鐘被替換下場。有貢獻,沒受傷,一切似乎都很順利。然而沒有人能想到,他站起來了,德國隊卻倒下了。

八天之後對陣墨西哥的小組賽首戰,德國隊就吃到了敗仗。此後艱難戰勝瑞典,最後一輪他們必須戰胜韓國才能從小組中出線。羅伊斯和他的隊友們拼盡全力卻久攻不下,反倒成就了金英權和孫興慜在傷停補時各自打入一粒進球……

他的第一屆世界盃就如此結束了,那年29歲。現在的我們回想起來,才知道對瑞典的那個進球和踩球給克羅斯的那個助攻,不止是德國隊在俄羅斯世界盃上的全部精彩,更是羅伊斯留給世界盃的所有回憶。一個月之後,羅伊斯接受采訪時說了很多。

記者提醒他,輸給韓國隊之後,球員們甚至沒有去感謝遠道而來的德國球迷。羅伊斯表示當時大家都崩潰了,完全顧及不到其他的事情了,尤其是他自己:“我當時就在心想,我的世界盃就這麼結束了,那種感覺就像一切都完了。”

回到更衣室之後,很多德國球員都流下了眼淚,但悔恨已經沒有用了。羅伊斯覺得運氣沒有站在德國隊一邊,因為在輸掉的兩場比賽里他們並不缺少機會。但也覺得本來可以做得更好:“大家的思想並沒有很統一,可能有些人也並沒有太重視這屆世界盃吧……”

他說這並不是在指責其他人。足球世界裡,對已經獲得過的榮譽產生倦怠感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這是他的第一屆世界盃,但很多隊友已經在四年前圓夢了,心態注定有所不同。錯過那一次登頂,本來就是他自己的事情。羅伊斯真的不想錯過更多,但命運並沒有答應。

他曾經講過一個有趣的故事:當年剛準備要孩子的時候,羅伊斯的父母本來打算是兒子就起名叫丹尼斯,而不是現在的馬爾科。是因為父親看到了範巴斯滕在1988年歐洲盃決賽上的驚天零度角進球,於是決定讓自己的孩子和範巴斯滕一樣,都叫馬爾科。

然而,他的孩子沒能像範巴斯滕一樣在大賽決賽中大放光彩,卻和範巴斯滕一樣在職業生涯裡飽受傷病的困擾。

巴西世界盃之後,勒夫仍然很重用羅伊斯,等傷一好就繼續把他排進了歐洲盃預選賽的主力陣容。可是他在與蘇格蘭的比賽里腳踝受傷,錯過多場比賽。復出剛打了幾場,又在與帕德博恩的德甲聯賽里再次受傷,還是脆弱的腳踝。

2014-15賽季,羅伊斯就這麼陷入了傷病的循環,幸好每次復出都能無縫連接好狀態。2015-16賽季,羅伊斯沒受什麼大傷踢得很完整,德甲12球4助攻、歐聯盃9球2助攻、德國盃2球2助攻……賽季收官,他面對鏡頭說到:“我想踢球,想健健康康去法國參加歐洲盃。我想在那裡展示2014年時我沒能展現的東西。“

一個月後,就在德國隊主帥勒夫即將公佈大名單之前,羅伊斯因為腹股溝嚴重拉傷告別歐洲盃。

接受命運,學會取捨

那次腹股溝受傷,讓羅伊斯離開賽場長達6個月的時間。“玻璃人”的外號開始流行,甚至社交媒體上還出現了一個著名的梗:我們在《FIFA17》封面上看見羅伊斯的次數,比在球場上看見他還多。

接下來的兩年,還是熟悉的循環。復出之後就是梅開二度和助攻戴帽,不久之後受傷。再次復出六場進五球,訓練中再次被擔架抬去了醫院。腳趾、腹股溝、大腿韌帶、大腿和小退肌肉……傷了個遍。

最無奈又搞笑的故事發生在2017-18賽季。羅伊斯因為十字韌帶斷裂休戰了220天,他受傷時的主教練還是圖赫爾,復出時已經變成了施托格。回到更衣室的第一天,有隊友跟他開了這麼個玩笑:“嘿兄弟,你聽說我們之前換了個主教練叫博斯嗎?從他來到走,都不知道咱們隊裡還有個羅伊斯!”

在反复的治療和康復過程中,羅伊斯一度失去了耐心,於是在接受采訪時說出了這樣的話:“我們這些球星能賺很多錢,也必須接受在健康上付出代價。有的人會說啊,你們掙了這麼多錢,這種事情根本就無所謂了。但是,我願意拿我所有的錢來換回健康,讓我能一直一直踢球。”

這樣的情況直到2018-19賽季才發生了改變。一方面,他主動放棄了原本就不太可能延續的邊路“小火箭”踢法,越來越多來到中路參與組織,減輕對身體的消耗。另一方面,他終於參加了俄羅斯世界盃,哪怕是小組賽出局也總算是站上了這個舞台。

接下來的兩年,還是熟悉的循環。復出之後就是梅開二度和助攻戴帽,不久之後受傷。再次復出六場進五球,訓練中再次被擔架抬去了醫院。腳趾、腹股溝、大腿韌帶、大腿和小退肌肉……傷了個遍。

最無奈又搞笑的故事發生在2017-18賽季。羅伊斯因為十字韌帶斷裂休戰了220天,他受傷時的主教練還是圖赫爾,復出時已經變成了施托格。回到更衣室的第一天,有隊友跟他開了這麼個玩笑:“嘿兄弟,你聽說我們之前換了個主教練叫博斯嗎?從他來到走,都不知道咱們隊裡還有個羅伊斯!”

在反复的治療和康復過程中,羅伊斯一度失去了耐心,於是在接受采訪時說出了這樣的話:“我們這些球星能賺很多錢,也必須接受在健康上付出代價。有的人會說啊,你們掙了這麼多錢,這種事情根本就無所謂了。但是,我願意拿我所有的錢來換回健康,讓我能一直一直踢球。”

這樣的情況直到2018-19賽季才發生了改變。一方面,他主動放棄了原本就不太可能延續的邊路“小火箭”踢法,越來越多來到中路參與組織,減輕對身體的消耗。另一方面,他終於參加了俄羅斯世界盃,哪怕是小組賽出局也總算是站上了這個舞台。既然是取捨,那麼他最看重的是什麼呢?答案可能還是世界盃。

“我的夢想破滅了”

多特蒙德總監,也是羅伊斯年輕時的老隊長凱爾曾經在採訪裡說過:“之前羅伊斯決定不去參加歐洲盃是因為考慮到傷病史,他已經感到非常疲憊了。不過今年的世界盃不一樣,這應該是羅伊斯參加的最後一次大型比賽了。”羅伊斯已經學會了接受命運,但命運還是和他開了一個無情的玩笑。

今年9月,羅伊斯在魯爾區德比第27分鐘受傷倒地,痛苦地捂著臉被擔架抬下了場。現場和電視前的許多觀眾都有了不好的預感:又是世界盃即將開賽前,難道……第二天的消息讓很多人放下了心。羅伊斯並沒有骨折,只是腳踝韌帶扭傷,預計恢復三週左右的時間,10月就能重回球場。

為了趕上世界盃,羅伊斯找到了慕尼黑的專家拉爾夫-弗蘭克,並且和德國隊主教練弗里克、隊醫喬森-哈內隨時保持溝通,與多特蒙德共同製定了詳細的康復計劃。從什麼時候恢復訓練比賽,到平時走路要怎麼注意姿勢。在弗里克的計劃裡,他仍然和穆勒、穆夏拉一樣,都是4231陣型前腰位置的有力競爭者。

然而剛複出面對柏林聯合,他就再次受傷。半個月之後第二次復出,多特蒙德官方上週在對陣波鴻的賽前發了一張他的照片寫道“馬爾科回來了!”,結果他賽后一瘸一拐走出了球場。

不好的預感逐漸成真,直到德國隊官宣世界盃大名單的那天。人們驚訝地看到了8年前舉著羅伊斯球衣的金童格策,然後遺憾卻並不意外地發現——沒有羅伊斯。羅伊斯在社交媒體上說:“我的夢想破滅了。祝福去卡達的伙計們一切順利,我會在家為你們祈禱。”

2014年世界盃決賽,德國足協本來特地邀請羅伊斯也前往現場,奪冠的話可以在賽后和隊友們一起慶祝。但遭到了婉拒,因為那並不是屬於他的冠軍。而這一次,無論德國隊取得什麼樣的成績,他還是只能留在家里當一個球迷。

整個職業生涯裡,羅伊斯至今只打過一屆歐洲盃和一屆世界盃。2012年,他還被人稱為小將;2018年,他和德國隊小組出局。2024年,35歲的羅伊斯還有機會出現在歐洲盃舞台嗎?估計很難。但我相信,現在的羅伊斯已經可以更加從容地面對這一切。

正如他之前自己說的:“在看待傷病這件事上,如今我的心態更加放鬆。隨著年齡的增長,人們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更加了解。也許我可以拿回過去那些傷病讓我錯失的東西,但挫折是生活的一部分,你絕對不能放棄。“

太多優秀的球員都沒有參加世界盃的機會,羅伊斯留給我們的世界盃記憶也少得太過可惜。但我們仍然記得他在威斯特法倫打進過那麼多精彩的進球,也在多特蒙德的人來人往間獨自堅守了那麼多年。羅伊斯從來都沒有放棄足球,足球也沒有放棄羅伊斯。

這些真的已經足夠了。祝福你未來的每一個賽季和每一場比賽,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