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世界杯!法國能否打破“衛冕冠軍魔咒”

“衛冕冠軍魔咒”降落在法國身上。進入2022年,法國隊參加了包括歐國聯和友誼賽在內共計8場比賽,只贏下3場。而在的獲勝比賽中,有2場是友誼賽,這相當於法國一整年只贏下一場正式比賽。這樣的狀態對法國來說有些寒酸,縱使在這一年裡,姆巴佩以1.6億歐成為全球身價最高球星,本澤馬拿下金球獎,也未能阻止法國的頹勢。法國的問題在哪裡?今年世界盃還有奪冠機會嗎?

中場重組迫在眉睫

2018年世界盃,姆巴佩可以風馳電掣屢屢進球,格列茲曼可以靈動寫意組織進攻,而這些得益於異常穩固的中場組合。由博格巴、坎特和馬圖伊迪組成的中場,是那屆法國得以穩定發揮的根本。博格巴天賦異禀,技術出眾,能夠有效組織好進攻。坎特不惜餘力地奔跑和攔截是中後場防守的最好保障。而馬圖伊迪介於前兩者之間,他是一個“六邊形戰士”,哪裡沒人就能頂到哪裡。

而現在的法國很不走運。坎特腿筋受傷缺席四個月,無法參加世界盃。博格巴因傷基本趕不上世界盃。馬圖伊迪35歲了,已經離開歐洲主流聯賽在美國踢球,這幾年也慢慢淡出國家隊陣容。

曾經的冠軍中場組合已經靠不住了,重新組建一個抗打的中場組合是主教練德尚的難題。留給他的人選其實不多,正值當打之年的尤文圖斯中場拉比奧大概率會接替博格巴,擔任起中場指揮官的角色。而其他中場球員,不論是來自皇馬的雙子星楚阿梅尼和卡馬文加,還是前阿森納球員貢多齊,在世界盃強度下都略顯稚嫩,很難達到前輩們的高度。因此德尚寧願變陣三中衛,多上一個後衛,少一個中場,也不太想給年輕人交學費。

誰是前場老大

法國的前場家底依然厚實。這屆世界盃哪家前鋒最好使,巴西之外肯定就是法國。新晉金球先生本澤馬,巴黎新王姆巴佩,再加上格列茲曼,前場三大巨星是法國火力輸出的保障。

四年前,姆巴佩剛出道沒有話語權,可以甘當小弟。且那時本澤馬不在國家隊,吉魯擔任首發中鋒在前場無私做綠葉。格列茲曼和博格巴兩人順理成章成為一前一中兩個核心。皮球給到博格巴腳下調度,格列茲曼前場接球組織,姆巴佩右路空當高速前插,吉魯在對方禁區安心擔當“肉盾”吸引防守,一個合理的進攻模式就此誕生。

但現在的姆巴佩一躍成為世界上最好的球星,本澤馬重返國家隊,煥發職業生涯第二春,格列茲曼雖然近幾年競技狀態不佳,但他的資歷在隊內數一數二,誰當小弟都不樂意。世界盃不是過家家,如何給這三位球星支配球權是德尚的煩惱。

後發製人或是奇招

姆巴佩、本澤馬和格列茲曼只要不受傷、不停賽,幾乎就能確保三個首發席位,這也側面說明科曼、登貝萊和吉魯這些前鋒很難有首發出戰的機會。

但他們作為替補救援,或許也能發揮出奇效果。本澤馬和格列茲曼技術能力出眾,且是偏向中路類型。姆巴佩雖是邊鋒,但因為現在的核心地位,越來越往禁區和中路遊走。而科曼和登貝萊都是速度極快的邊路攻擊手,吉魯則是在禁區具備對抗和高度,他們和首發的三位球員技術特點完全不同,更適合作為奇兵出場,完成致命一擊。

除此之外,卡馬文加作為十九歲的新生力量,上賽季在皇馬的歐冠比賽同樣有替補出場的高光錶現。在法國隊他完全可以在下半場接力登場,為中場補充體能,還有一定的攪局能力,作用同樣不可小覷。

這支優缺點十分明顯的法國隊可以用“頭重腳輕”來形容。“頭重”在於前場個人能力足夠強,但球權分配問題不小。“腳輕”源自於中後場球員實力稍遜,青黃不接,更新換代還未完成。值得一提的是,小組賽同組的丹麥曾在歐國聯比賽中2-0擊敗法國,因此法國在小組賽就不能掉以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