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羅20年生涯首次”失業”!他能靠世界盃逆風翻盤嗎?

由於C羅在專訪中的言論違反了合同規定,他沒能從曼聯獲得任何經濟補償。這也是C羅20年職業生涯中第一次“失業”,成為沒有合同在身的自由球員。事實上,參加本屆世界盃的所有球員中,僅有2名自由球員,另一位是C羅將要在小組賽中面對的對手、35歲的烏拉圭前鋒蘇亞雷斯。某種程度上說,這樣的結局是C羅能夠預料到的,也正是他想要的結果。

今年夏天,葡萄牙人想要離隊的意圖昭然若揭,最終沒有成功,媒體和他自己各有一套說法。C羅之所以要用這個專訪對外發聲,一方面是為了“澄清”比賽中途離開球場、拒絕聽從主教練指令等本賽季發生的一系列爭議事件。另一方面,就是不惜撕破臉,也要與曼聯分道揚鑣。

不管在他和曼聯之間,球迷更願意相信誰的說法,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對他來說,這屆世界盃是一個賭注,一個關係到職業生涯如何收場的巨大賭注。

“如果在世界盃決賽上,葡萄牙和阿根廷相遇,梅西打進兩球,你打進兩球,然後你在最後時刻絕殺比賽,上演帽子戲法,奪得冠軍,感覺怎麼樣?”“那也太好了,我在夢裡都沒有夢見過,我會原地退役,100%。”

在採訪中,皮爾斯-摩根和C羅暢想了一下這屆在卡塔爾舉辦的世界盃。葡萄牙人當然很清楚,這個夢幻般的場景發生的概率並不大。然而,這依然不妨礙他對這屆世界盃有著美好的想像。

如果能在世界盃上拿出出色的表現,那麼他就可以在明年1月的冬季轉會窗口找到一家他心儀的俱樂部。一家可以滿足他踢歐冠、踢首發要求,讓他再次閃耀在頂級賽場的俱樂部。

而這些標準,恰好都是現在的曼聯不具備的。在採訪當中,C羅駁斥了媒體在今年夏天盛傳的“沒有俱樂部為他提供報價”的報導,在他看來,“這些都是垃圾”。用他自己的話來說,“誰會不想要上一年打進32個進球的球員呢?”

然而,這一情況與他和摩根所暢想的世界盃決賽上的梅羅對決一樣,恐怕都是小概率事件。這個賽季,C羅在俱樂部的各項賽事裡只打進了3粒進球,這並非發生在幾場比賽里,而是發生在16場。

賽季中期舉辦的世界盃,比以往更為考驗球員的個人能力和身體素質,或許他能夠在小組賽第一場表現出色,就像他在2018年首戰打進3球,幫助葡萄牙戰平西班牙一樣,然而拉長到整個小組賽,甚至進入強度更高的淘汰賽之後,身體終會告訴他:你已經37歲了。

“我不會自大地說我和20多歲的時候一樣,但我適應了,知道自己的優勢,我仍能在這個水準踢球、進球,而且我會繼續進球。”

採訪中,C羅對於自己的能力依然充滿自信。在很多人看來,不肯接受自己變老的現實,是C羅如今處境尷尬的根源。其他頂級球員在這個年齡,大都接受了轉型替補,不再奢求眾星捧月的核心地位。但沒辦法,這就是C羅,無論什麼時候,他都不願低下高傲的頭顱。

2003年夏天,桑托斯接手了葡萄牙體育,他只在這傢俱樂部短暫執教了一年,而在那年夏天,C羅迎來了他職業生涯的一個轉折點:8月,他在友誼賽當中迎戰曼聯,用弗格森的話來說就是,把當時首發的右後衛奧謝“踢出了偏頭痛“,然後他因此獲得加盟曼聯的機會。

所以,桑托斯和年輕的C羅在葡萄牙體育的合作時光非常短暫,大概只有幾十天而已,但即便在那短短的時光裡,桑托斯就看到了不一樣的地方:

“當時我剛剛執教葡萄牙體育,然後我致電C羅,告訴他我認為他潛力無窮,未來將成偉大球員,並建議他必須提高傳球能力。”“第二天我到訓練場時,看到他拉著幾名隊友在練習傳球。”很顯然,來到曼聯之後的他,也被要求提高自己的傳球能力。

然而,當時曼聯中鋒范尼經常和他對不上拍子,因為在傳球之前,C羅更喜歡用盤帶和過人先戲耍一遍面前的邊後衛,就像他在曼聯的首秀對陣同樣年輕的博爾頓邊後衛尼基-亨特一樣。時隔多年,亨特還記得那個難熬的下午,“他上場後25秒,我就來了個凶狠放鏟,兩分鐘後他才爬起來。他的腳下頻率像閃電一樣,快得可怕。你沒有時間去調整腳步,就像個小孩兒模仿偉大球星的球技一樣。”

不僅在俱樂部,當時的C羅在國家隊也是一樣。

當著菲戈、德科、魯伊-科斯塔等老大哥,C羅依然會向他們炫耀自己剛學會的過人技巧,而老大哥們表面上對此不屑一顧,不停地教導他要學會為團隊踢球,但在私下里也不得不承認,這個年輕人以後前途無量。

然而,范尼就沒有了這麼好的脾氣。薩哈多年後透露,范尼在一次訓練中與C羅發生爭執,後者差點哭了出來。“沒人能夠預見他可以到達現在的高度,大家當然都知道他球技卓越,極富觀賞性,也可以改變比賽,但范尼每次跑到禁區內等著傳中時,看到的卻是C羅要把邊後衛過上三到四次。”

在沒有人能預見他的上限的時候,弗格森提前看到了。為了培養好C羅,他送走了范尼,他教導C羅要加強自己的對抗能力,而且要專注於進攻球門,而不是對方的邊後衛,用一粒粒進球來幫助球隊。

這顯然是極富前瞻性的改變,於是C羅進球、曼聯奪冠成為了此後幾年的常態,直至將曼聯送到歐冠冠軍的高度,將他自己也送到了金球獎的高度上。

這具體是一個什麼樣的高度?2012-13賽季,曼聯遭遇了C羅加盟的皇馬,葡萄牙人高高躍起,力壓埃弗拉,頂進了一粒讓人瞠目結舌的頭球。在那些年當中,C羅和曼聯的緋聞始終沒有斷過,但那幾年,其實是他在皇馬最成功的幾年。

他所收穫的5座歐冠冠軍,4座發生在皇馬時期;5座金球獎,4座發生在皇馬時期。2016年的歐洲盃冠軍,也讓他一掃2010、2014年世界盃上的遺憾,從而書寫了葡萄牙國家隊的全新歷史。這些都源自他對自己的超高要求和自律精神。

曼聯時期,他總是在訓練場上留到最後的人。弗格森還記得,有一天下著大雨,週末還要對陣阿森納,弗格森把所有的球員都趕出了訓練場,“進去,明天我們還有比賽,場地太濕了,草皮太軟了。”

然後弗格森就回到了辦公室,但沒過一會,又聽到了有人在踢球,他看向窗外,只見C羅自己一個人在人造草皮上訓練。“我無話可說!我不可能再和他爭辯什麼了,他擊敗了我。”

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他之後的皇馬時期、尤文時期,很容易讓人相信的是,他在過去兩年也是這麼做的,這也是他在採訪中自信滿滿地表示,他想看看誰還能在37歲的年齡長期保持這樣優秀的狀態的原因。

然而,他的努力數十年如一日,但他的年齡也在不可逆的增長,尤其是在曼聯過去半年的比賽里,他被更年輕的球員追上、頂翻的鏡頭不計其數。如果C羅認為自己的進球效率下降和滕哈赫對其的“不公平對待”有關,那麼這些在球場上不再突出的戰術效果,就很難再怪罪到其他人的頭上了。很可惜的是,他並不接受因此“不再重要”的決定。

2015年10月,在陪同C羅領取2014-15賽季歐洲金靴獎的時候,葡萄牙主帥桑托斯就在採訪中明確地表示了一點:“不能把C羅替換下場,他不喜歡被換下,想要一直留在比賽之中。”

就像他之後用雄心壯志來闡述C羅獲得歐洲金靴獎的原因時一樣,他總想留在場上也是一樣的原因,哪怕在7年之後的今天,他的雄心壯志也沒有被磨滅一點點,所以他依然無法接受被換下,更不用說出現在替補席上,以及他最氣憤的“登場3分鐘”。

然而在曼聯,他正在經歷這一切,而在世界盃上,桑托斯或許也需要面臨這個他很清楚後果是什麼樣的難題。而在那之前,他首先要打好這屆世界盃,為自己在頂級球隊再找到一個位置,以此來延續自己進入尾聲的職業生涯。在他看來,這一任務或許並不是很難,然而所有的結果,都需要等到比賽哨聲吹響的那一刻。